来自省核工业地调院测绘院的报告——剑河县农经权项目外业调查札记

来源:宣传新闻中心撰稿人:张希 朱学凤发布时间:2018-10-24[关闭][打印]

2016年以来,省核工业地调院(二六六大队)测绘院凭借自身雄厚的技术实力和在贵州市场摸爬滚打的丰富经验,业务发展迅猛,承接测绘项目数十个,合同总产值近1.7亿元,其中由该院承担的剑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项目在黔东南州获得了“数个第一”: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向黔东南州推广经验的项目;第一个通过县级自查、州级核查、省级验收的航拍正射影像图;黔东南州第一本发放的农村土地确权承包证书;黔东南州第一个被纳入农业部系统管理平台的土地确权成果……笔者专程赶往该项目部采访报道发生在那里的动人故事。

技术员被当“人贩子”抓

故事发生在2016年8月底,省核工业地调院测绘院承担的剑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项目于当年5月初进场后,立即开展了2个多月的航飞工作。该项目合同产值1050万元,承担了剑河县2176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航拍正射影像图制作和35万亩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任务,涉及全县13个乡镇、301个行政村、5.2万户农业人口工期紧、任务重,航飞工作结束后,为了抓紧有限的时间,项目组一面通过当地农业部门加强与镇村干部的沟通联络,一面派出3个工作组进村做好前期像控点测量,开展外业调查。

这天,技术员黄行空和池亮亮两人骑着摩托车,背着RTK(俗称 “蘑菇头”)等测量仪器走进剑河县革东镇东陇村。两人都是20岁刚出头的小青年,前脚刚出校门后脚就来剑河项目部报到了。他俩先考察了一下村子四周的地形地貌,来到村口一处民宅附近的像控点,略作商量,便架好仪器准备测量。

项目部技术人员与昂英村村民就承包地进行现场指界  江川 摄

谁知,他们“可疑”的行迹早已被村里的苗族老人“盯”上了。老人一直在背后悄悄观察二人的举动,当看到他俩把RTK高高举过一户村民家的房顶时,苗族老人终于沉不住气了,立即走上前来用当地方言大声询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虽然听不懂老人嘴里叽里咕噜说的是什么,但面对老人质疑的表情和越来越多、围拢过来的村民,缺乏社会经验的黄行空、池亮亮本能地感觉到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俩耐心地向村民们解释此行目的,“我们是政府派来给你们丈量土地的”。无奈,言语不通,对方说啥,咱听不懂,我们说啥,村民们也听不懂。黄行空、池亮亮两人仿佛在与一群苗乡村民们玩现实版的“你比划,我来猜”的游戏。可面对他俩使出浑身解数却仍显苍白的解释,村民们就仿佛没听见一样,也看不懂他们手里的RTK是什么玩意。村民们心想,“量土地,哼!连把尺子都不带,你就蒙人吧!”费劲一番口舌后,黄行空、池亮亮只好放弃,怪只怪自己平日里科普知识没学好,真是“词到用时方恨少”啊!

既然解释不清,就更让村民们笃定“此二人形迹可疑”,于是大家推搡着就把黄行空和池亮亮围堵在村委会,不让走了,等待村干部来处理。黄行空和池亮亮两人也及时向项目经理潘智良电话报告现场情况。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误会,潘智良首先安抚二人情绪并反复交代,绝对不能与村民发生任何肢体上的冲突,随即又与剑河县农业局相关领导取得联系,由其出面向镇村干部沟通,作解释。误会终于化解,原来是虚惊一场,村民们这才同意放人。

技术员在村干部陪同下到野外开展调绘工作  潘智良 提供

事后,项目部了解到,由于东陇村附近一直有传言,可能有人贩子会来拐卖小孩,老人们对外地人特别警惕,加上黄行空和池亮亮一进村就四处打量,拿着村民们看不懂的仪器走村串户,更容易引起村民们的怀疑,这才在该村上演了一幕充满戏剧性的“技术员被当人贩子抓”场景。

自此,项目部也吸取教训,一方面要求技术员外出调查必须佩戴由县农业局专门制作的工作牌,对外业工作进行技术交底;另一方面加强与农业部门、镇村干部联络,统筹安排,合理调配,制定好赴各乡镇开展外业调查的时间表、路线图,并依托村组干部熟悉田地的原则,利用村组干部协助开展外业调查、两轮纠错、合同签订等工作

实际上,做好这项工作意义重大,它涉及到全县每家农户的切实利益,建成后的管理信息系统不仅可以为解决土地承包经营纠纷提供清晰、原始的重要数据,为化解农村矛盾提供有效和坚实的基础,还将为当地农业部门开展一系列农村土地管理工作提供重要的数据依据。换句话说,今后村民可以通过抵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证书》向银行贷款发展产业,还可以流转土地,大规模发展生态农业

本着为每户村民的实际利益高度负责,为当地农业部门更好地服务于现代农业和新农村建设高度负责的态度,省核工业地调院测绘院的技术员们从不因“路长且阻”,更不会因“被当人贩子抓”就畏难退缩。2016年8月至11月,随着项目部外业调查工作的全面展开,100余名技术员背起行囊,走进村寨,住在老乡家,与每户村民到实际地块上指界,核对修改承包地信息等,基本完成35万余亩农田的确认工作,其进度之快速,行动之高效,被业内称之为“剑河现象”,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得到了广大群众的一致好评。

 

“不漏掉一户村民,不放过一个像控点”

当我们的汽车行驶在弯弯绕绕的盘山公路上时,忍不住就会想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贵州的山路又何止十八弯,说它有九九八十一道弯也不为过,有的弯几乎旋转了180度,紧接着是一个又一个的陡坡。人坐在车上,有时像坐“过山车”,时而上升时而下降,有时又更像个钟摆,左右不停地摇摆,非晕得你七荤八素不可。项目技术负责曾荣笑着说,刚来时,每天都要吐个两三回,早上出门基本不敢吃饭,现在呢,哪怕再弯的路也不晕,反倒把晕车的毛病给治好了。

这样的山路,对曾荣的前任——技术负责李善文来说,更是难以忘怀。2016年8月的一天,李善文和同事两人带着设备来到剑河县南寨镇九里坝村寻找测控点,为开展航拍获取测量数据。不料,大约在晚上7点多钟,租来的汽车在返回县城的半道上突然遭遇故障,半路抛锚。司机是当地老乡,查看一番后,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只好打电话叫人来修,起初对方还不肯来,好说歹说才勉强答应。剑河县县城四面环山,随便去哪个乡镇,抬脚就得翻山越岭。即使是白天,从县城开车到九里坝村也要花费2个多小时,何况是夜晚。李善文看了看这架势,给项目经理潘智良电话报告道,“搞不好,今晚要住在山里啰”。虽然是夏天,但山区的夜晚感觉还是凉凉的。渐渐地,各种虫鸣声此起彼伏,像蟋蟀在高歌,又像纺织娘在低鸣,听起来,这是个多么有诗意的夜晚啊!可此时,谁又有这个雅兴?3个人一会儿下车活动活动,一会呆在车里无聊地看看手机,山里的信号时常不稳定,看着看着,就想砸了它,骂两句,这破手机!一直枯坐到半夜12点,才终于等来了修车的人。当看到远处那一点点星光由小到大,又变得越来越亮时,大家不由地摆着手,欢呼起来,噢!来了来了!在这里噢!再陌生的人此刻也会成为最真诚的朋友。

修好的汽车重新驶上归途,心情大好,真想高声朗读一句顾城的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只是,切莫高兴过了头,车虽然修好了,困难却“一个都不少”。只见眼前一片漆黑,路面颠簸得很,看得见的是高山与悬崖,却看不清每一个拐角背后等待的是什么?黑暗掩藏着山路,只有风在林间回旋。废话少说,此时此刻应谨记,“安全第一”!没有人敢睡觉,也没人再说晕车。好在老乡路况熟,汽车以每小时10码、20码的速度缓慢地绕过每一道弯。受灯光的吸引,偶尔有只蝴蝶或飞蛾被拍打在前挡风玻璃上;有时一个石碑立在路口,乍一眼看去有点像恐怖片中的鬼影;遇到一些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水坑,就不得不停下车来投石问路,或脱了鞋袜趟水探路;偶尔还会看到前方有一点点桔黄色的光,暗自以为是户人家,走近了才发现不过是张贴在电线杆上的荧光纸……仿佛经历了千难万险,仿佛穿越了万水千山,凌晨3点,李善文和同事总算是安全抵达住处,潘智良在项目部也一直等到了凌晨3点。

项目经理潘智良对东陇村村干部进行指界培训  党轩 提供

千岩山、七道拐、昂英村、返排村,光是听听这些个地名,就足够让你想像这里独特的地形地貌。巫泥村是柳川镇海拔最高的地方,村民吃水完全靠天。技术员一进村就发现,这里的老百姓家家户户都在屋檐下摆满了瓶瓶罐罐,起初还很纳闷。后来,跑到老乡家想要点水来洗脸,结果被人轰了出来,才知道这里的水比金子还贵呢。8月的天,可怜这两个技术员在村里工作了整整一周,没法洗脸洗澡,饮用水也是潘智良从县城里用摩托车给他们拉去的。

在贵州,交通不便是常态。就说溜索吧,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技术员余智彬前往南哨乡白索村开展外业调查时扎扎实实体验了一番。溜索是该村村民进出的唯一一个交通工具索道下的山谷有多深,江水有多急,大家不得而知,内敛的余智彬什么也没说,只淡淡地一句,“带路的村干部们都这样走,虽然自己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咬着牙过去了”。是的,环境再艰苦,工作上不能掉链子。想想那些老一辈地质队员们,他们能战胜的困难,我们一定也能战胜事后,潘智良在安排工作的时候,总是尽量把任务集中安排在一起完成,减少技术员进出村口的次数。

这时,您一定很想问,全县301个行政村都要去吗?答案是一定要、必须要,这也恰恰是体现技术员尽职尽责敬业、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优良作风之所在。剑河项目主要工作内容是查清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状况(包括承包地发包方和承包方姓名、地址、承包方土地承包经营权权属等,承包地块名称、面积、四至、空间位置、土地用途等信息);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簿,经县级农村土地承包管理部门审核后,协助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建立集影像、图形、权属为一体的农村土地承包管理信息数据库和管理信息系统,实现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土地流转合同、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簿的信息化管理。俗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外业调查获取的数据是基础中的基础,容不得半点懈怠,它不仅要经得住各级管理部门的核验,更要经得住时间和历史的考验。

党委书记周建民此前到项目部看望大家时的谆谆教诲仍时常响在耳畔,听说新上任的院长曹寿孙很快也要来贵州看望大家,潘智良和项目部的员工们内心充满了期待,也深深感受到院领导的重视与关怀,干活又有了新的动力。

是的,与那层峦叠嶂、连绵起伏的大山相比,他们的身影是那么渺小,但他们却不惜用汗水与辛劳丈量着脚下这片神奇的土地,即使山再高,路再远,也要排除万难,夺取胜利,不漏掉一户村民,不放过一个像控点。职责所在,使命所然!他们辛勤作业的身影,与那群山一样高大。

走出去,融进去

尊重民俗,与老百姓打成一片,是该项目外业调查工作得以顺利开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8、9月份,剑河项目如火如荼开展外业调查期间,正是村民们忙于收割稻子的季节,按规定,项目一轮公示结果要求每户村民必须核实信息后签字认可,方能进入下步工作,村民的无暇配合导致项目无法顺利实施。面对这样的突发问题,如果通过镇村干部强行干预实施项目生产,不仅效果不好,还会使村民产生排斥心理,事倍功半。怎么办?驻村技术员想尽各种办法,比如调整工作时间,由过去的晚上处理数据,改为白天处理数据,晚上挤出时间和村民交流,可是村民们干了一天农活,晚上也不买账。有的技术员索性放下身段,下到田里,主动帮助有困难的村民收割稻子,看到技术员如此不惜体力地帮助自己,村民们也心有触动。完成阶段性农活后,不用村干部再说什么,大家都自发来到村委会,积极主动协助技术员完成指界签字工作。

相互尊重,互帮互助,技术员与当地村民们的关系就这样在一点一滴中慢慢深厚起来。在革通镇宝贡屯,得知技术员要到家中吃住时,老乡把家里珍藏已久的干腊肉从墙上取下来,做饭的时候专门给他做了一小碗蒸肉,自己一家人却吃着剩菜。这让技术员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不仅仅是一份肉,更是一份尊重与厚爱,使他立即联系到千里之外那个温暖的家的味道。原来,无论是哪里的老乡,都是一样的淳朴与厚道。

当笔者问及谁是第一个领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的人时,潘智良脱口而出,是太拥镇上九仪村杨通国,因为这位村主任领证时的欣喜之情让小潘记忆犹新。“卫星定位了,面积确定了,证也得了,我们放心了”,观么镇牙么村二组组长邰政平领到自家承包地的合法“身份证”时开心地笑着说。村民们陆续领证的喜悦之情也让潘智良和同事们对测绘工作有了一番成就感与价值感。

大地从不辜负每一个勤劳的人,经过汗水流淌的土地,终有一天,会用丰收的喜悦来回报曾经为它努力付出过的人和事。

2017年1月11日,黔东南州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推进会上,因项目进展顺利、成果突出,省核工业地调院测绘院副院长周忠赣作为先进单位代表在会上作经验交流发言。项目成果吸引了黔东南州16个县农业局领导及相关技术骨干前来观摩学习,并受到业界人士广泛称赞。

项目经理潘智良与技术负责李善文出席剑河县岑松镇组织的公示培训会  党轩 提供

9月25日至27日,作为黔东南州第一个通过省级验收项目单位,测绘院受贵州省农业委员会委托,首次以贵州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项目专家组成员身份,对黔西南州安龙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项目进行省级验收。12月,该院又受黔东南州农委会委托,对全州10个县土地确权项目开展州级专项核查。

贵州省农委会确权办副主任张戈、黔东南州确权办领导多次到项目调研并表扬,“核工业队伍技术力量强,后续有相关项目将优先考虑江西核工业测绘院”。剑河县农业局党组成员、确权办副主任伍恒掰着指头向笔者总结了剑河项目在黔东南州获得的“数个第一”:该项目提交的影像图在黔东南州第一个通过县级自查、州级核查、省级验收;成功创立了“剑河经验”,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向全州推广经验的项目,黔东南州土地确权现场观摩会在剑河县召开;黔东南州第一本农村土地确权承包证书在该县发放;该项目完成的土地确权成果在黔东南州第一个被纳入农业部系统管理平台,有利于当地今后发展现代农业,推动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

这一切的取得与技术员们扎扎实实、加班加点开展外业调查和整理内业数据所付出的辛劳与努力是密不可分的。

就在笔者离开前夕,项目经理潘智良接到通知,测绘院将于9月启动黄平县、锦屏县、从江县、台江县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划定(简称“两区划定”)项目。潘智良已着手开展项目前期筹备工作,并将承担黔东南州相关技术培训工作。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该测绘院积极响应国家政策,贵州市场发展迅猛,共承接大、小项目39个,遍布于贵州7个市、自治州,共计34个县、区,项目合同总产值近1.7亿元,实现了多点开花、跨越式发展。难能可贵的是,3年来,尽管困难很多,但这群“新贵州人”坚信办法永远比问题多,吃苦耐劳,勇于担当,敢于挑战,主动融入当地社会发展,不仅充分彰显了江西核地质队员的担当与奉献,更是以实际行动对局党组近期提出的“结合本土资源,发挥自身优势,融入当地市场,让赣核事业遍地开花”指导思想得到有效落实。

此时,耳畔响起一首歌《我在贵州等你》,“等到天都蓝了,等到云都白了,等到每缕微风,都带着醉意……我在贵州等你,等你和我相遇……”对于省核工业地调院测绘院来说,一片广阔的市场正在贵州等待,和他们相遇。